服務熱線:0734-8226685
2013年《石鼓牌》酥薄月第一屆文化節征文活動作品《月是故鄉明》
時間 : 2013年10月30日 16:16:45     瀏覽量 : 91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月是故鄉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凌一笑

 

八百多年前,蘇東坡用一首《水調歌頭》,道出了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”的悵惋,寄托了“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”的美好愿望。

可能鮮少有人知道,東坡作此詞,是為記述丙辰中秋的歡飲和大醉,同時兼懷子由。子由是東坡的弟弟蘇轍。蘇氏兄弟性格迥異,但手足情深。在林語堂先生所著的《蘇東坡傳》中,講述了東坡數遭貶謫,輾轉大半個中國時,蘇轍為東坡呼吁奔走,接濟兄嫂和子侄,以及兄弟鴻雁傳書的諸多細節。東坡晚年被赦北還,也曾動過投奔弟弟的念頭。但想到弟弟負累繁重,不忍再拖累,還是舍棄了這想法。兄弟終究天各一方,無法團圓。

從古自今,人們都渴望花好月圓,不管是新年還是中秋,祝詞中往往少不了“闔家團圓”四個字。但正如東坡所嘆,人世間有太多離愁別恨。比如我家的中秋節,就因為弟弟遠在深圳,總是團團圓圓少一人。

弟弟比我小工湖五歲,幼時十分嬌憨可愛,是爸媽的掌上明珠。記得有年中秋,媽媽買了幾個酥薄月,只給我一個,卻分了兩個給弟弟。我三下五除二吃掉自己那一個,又死死盯上了弟弟的月餅。弟弟將一把木凳當小桌,就著“桌子”吃月餅。他張開小嘴,牙齒剛咬到月餅,“桌子”上就撒了一層細屑。他那時才四歲,完全不得吃酥薄月的要領。不象我,會小心翼翼用包月餅的油紙接著碎屑。憨厚的弟弟讓我有了可趁之機,我悄悄用舌頭舔濕手指,再將手伸到“桌面”,輕輕一按,混著芝麻香脆和桂花甜蜜的月餅屑就沾在了我的手指上,隨后被送進我嘴里。

等弟弟發覺時,差不多有半個月餅被我掠奪。弟弟先是一愣,接著“哇”地開腔。媽媽揚起手,作勢要打我。我假裝嗚嗚啼哭,弟弟晃到我面前,將手中剩余的小塊月餅遞了過來。月光如水,一場小小的掠奪戰就此合解。爸爸媽媽望著我倆嬉鬧,笑得比滿院的桂花還要香。

十年之后,我成了一名高三學生,弟弟也上了初中,與我同在一校。那年的八月十五,學校沒有給高三放假。中秋之夜,弟弟騎著自行車,從二十多里外的家里趕來給我送月餅。他一進我的寢室,把月餅一放,四仰八叉往我床上一倒,竟呼呼大睡起來。同室女生沒被這累壞的小男生嚇得花容失色,個個笑得花枝亂顫,將我的月餅當場瓜分。

又過了十年,弟弟公安大學畢業,到深圳當了一名警察。上班第一年的中秋,他把單位發的兩盒月餅寄回了衡陽??晌覀冏蟮扔遗?,并沒有收到。直到八月十五日晚上,弟弟打來電話,告知由于送貨的人打家里的電話,無人接聽,至使月餅被遣還深圳。

后來,我每每讀東坡的《卜算子》,總會由“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誰見幽人獨往來,縹緲孤鴻影?!边@兩句,想象當日弟弟獨自守著兩盒月餅的寂寥身影。

去年,我和弟弟成了微信好友,姐弟倆幾乎每天都要互刷幾把。這讓我以為,我和弟弟近在咫尺。半年前,弟弟升職,有了幾天假,帶著弟媳和小侄子回衡省親?;厣钲诤?,弟弟給我發了幾條微信,綴在一起內容如下:多年未見的外公、外婆、長輩們滿頭銀發,親朋家跑滿小孩,這班我稱呼外甥、侄女的小孩們,很多我叫不出名字??粗改傅乃W,不知不覺眼睛就濕潤了。這塊哺育了我的土地,我虧欠了太多太多。過去而不能追回的是歲月,愧欠卻難以補償的是親情。我流淚的心,向上天祈禱,愿父母、姐姐永遠平安快樂。

那幾日,我們沉浸在弟弟衣錦榮歸的喜悅中,誰也沒察覺他細微的心理和表情變化。面對弟弟的思鄉情切,我無語凝咽,只回復了五個字——此事古難全。

我仍舊只能夠想象,想象弟弟如東坡筆下的羈客,夢到故園多少路,酒醒南望隔天涯。明月千里照平沙。

好在中秋之夜,我和弟弟除了千里共嬋娟,還能吃著互寄的月餅。弟弟每年給我寄廣州的五仁月餅,而我,總會在農歷八月初,就早早為弟弟和他的湖南老鄉們,寄幾盒酥薄月。弟弟說,品嘗過許多高檔月餅,但永遠吃不膩的還是家鄉的酥薄月。

我說,月是故鄉明。

弟弟說,餅是“石鼓”香。

 

 

作者真實姓名:肖玲玲

地址:湖南衡陽市船山西路蒸湘區政府大院蒸湘區人大

郵編:421001

手機:13762417024

QQ:112323509

 

 


九色综合九色综合色鬼